深度人物專訪
In-depth Interview

我寧願大家早點失望——專訪導演傅榆:我不是女戰神

傅榆不是會立即給反應的那種人。丟一顆球給她,她要接住,抱著它端詳,然後再慢慢以滾地球的方式丟回來。她是易感的人,在《不曾消失的台灣省》裡,她回看自己的童年,不會說台語、身為台北人、親近國民黨,這幾個狀態將她的認同困擾與淚水同時擠壓出來,很多事情,她現在仍沒有答案,或許一輩子也不會有。

@BIOS monthly

歡迎光臨《伍佰.滑雪場》:在無邊的世界裡,展翅飛翔

歡迎光臨《伍佰.滑雪場》,根據伍佰的入場說明,接下來的旅程中,不是你被眼前影像拉進去,就是它們會跳出來攻擊你。這是伍佰的第五本攝影集,收納了他 2008 年到 2020 年的滑雪旅程,大開本尺寸、書體沈甸甸,是至今所有作品中塊頭最大的,裡頭大多是跨頁照片,全景攤開,一幕幕重現他在滑雪場透過護目鏡所見的銀白世界。

@VERSE

在簇擁中捨得,只聽自己內心的聲音——專訪桂綸鎂

十五年前,桂綸鎂以孟克柔之身,帶著許多卡不進社會齒輪的年輕人穿越《藍色大門》;十五年後,她沒有背棄孟克柔,仍走在一條人少的路上,對能輕易被看清的未來提不起勁。

@BIOS monthly

文學不是反映現實,文學就是現實——專訪朱宥勳

許多台灣人一輩子最後一次接近文學作品,是透過高三那年的國文課本,文學對大眾而言一直有種高冷的形象,尤其作家這個職業也時常神秘地令人難以恭維。朱宥勳卻一反常態,對「文學有用」、「知識有價」這類離地面比較近的想法相當在意,我問他,是否擔心過圈內人的眼光,畢竟文學人,好像不能幹些媚俗的事。


@BIOS monthly

得有人為重要的事裹上糖衣:專訪《記者真心話》方君竹

他是個信仰哈利波特世界觀的男孩:愛,勇敢,真誠,最終會戰勝一切。與其說是天真,不如說是種祈願,他祈願能一直保守自己的心。方君竹秀出手機裡的哈利波特電影原聲帶歌單,「我剛剛來的路上就在聽。」然後小男孩般地笑了,右臉頰擠出深深的酒窩。

@BIOS monthly​

專訪安溥:用一場演唱會,述說二元論以外的非善非惡

一九九〇年,安溥九歲,代表她整個青春被包覆在九〇年代裡,這個千禧年前,瀰漫著世紀末氛圍的時代,灌溉了她極大部分的養分。那時的安溥,腦袋裡有大量的,找不到人對話的訊息,於是她執著於尋找,世界上有沒有更高明的思想,更多元的可能。衝破被社會體制切邊削骨的痛,她以張懸之名做了各式各樣的事情,直到三年前《潮水箴言》演唱會,她讓張懸正式退休,進入蟄伏期。

@BIOS monthly

book-2.jpg

復返・重生

2019 臺灣電影數位修復手冊

參與撰文國家電影中心數位修復手冊計畫,採訪數位修復組組長及前執行長林文淇,爬梳臺灣數位修復史。撰寫〈數位修復之生〉、〈數位修復選片機制〉專文兩篇。